第五十五章_换妻
笔趣阁 > 换妻 > 第五十五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五十五章

  [手机版]阿甘快手极速版邀请码【915072445】抖音极速版邀请码【890832239】今日头条极速版邀请码【1439505938】火山极速版邀请码填邀请码【278356902】趣头条邀请码【A1115076095】番茄小说邀请码【7500487581】刷宝邀请码【RT3UK6】微鲤看看邀请码【76116558】快看点邀请码【B4Ck7S】中青看点邀请码【49024486】保罗还是送了一笺电子邮件到南茜的邮箱,─我还是嫉妒,无法想像及忍受别人在你身上更充实底占有,身惭形秽。你只是一个的雌货。─南茜很快地回了他的电邮。

  ─保罗你想避开我,又急着要我回到你身边。我察觉出你的厌烦,我还是那么喜欢与人相处,那么喜欢你,你显然不认为。你有极强烈底热情,感触锐利,全然晓得事情是怎么回事,可是中心充满挣扎与苦痛,我们相处造成你那么多烦恼,你一再在来函表明,想跟我相处在一起,可又不愿如此。人真是只适合独处。

  在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欲的追求上,女人向来无论天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或作用上都是处于承受的角色,男人天生就是拿取的一方。主动被动之分自然地延用下来,女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对感情情绪之压抑还是永远处于等待的状态,而且被认为是当然,如若不然,就不容于常规习见。你虽自认开通,可是还是脱不了巢厩。

  看来你终究会对我失去与趣,激越的爱情能维持多久,激情是由于有刺激热情的因素,正在作为时的反映,是使之发酵的原委在心身中使情绪滋长蔓生。失去了甚么都不会剩下。你如果要坚持信守对我好,但己不会是现在这么回事,最多只是你人好吧了。唯有青春是滋养热情的养料,失去了青春自然也失去爱情。

  你的好意是不错的,我已到了要更加倚靠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了,我对孩子并没达到表面那么关注与尽心,这种表象大概是待在家中的主妇必得做出来的意像吧!我会试着做好一个指引者,万一离开彼特,该是我更独立的时候,你的困难那么多,本身在美国有诸多限制,实际点,我们两人都得挣着向前为生活,也为着还要要成长的路。我心内的痛楚不会少于你。

  你本该不能确定是否爱我,你只是为自己的激情冲撞苦恼,可是却口口声声说爱我,说得那么确切,连自己都要自问为何这么确定,也许冷却后,扪心自问一点感觉都没有,因为你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认为像我这样的情况与念头不配来爱,来接受你的爱。

  你说忠实,我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不可能对你存有丝毫忠实的念头,你错了,此刻甚至想到彼特来碰我都不自在,太小估你对我的影响。痛苦的是:我还是拥有这么多的欲望,欲望不停地左右我,不会消逝,直到老死。只有欲没有爱,真的一个人怎会去爱另一个人呢?他只是为自己的欲所苦罢了。

  不要斥责我,如果有错,也不会像表面指责那样。你老是把自己说得如此薄弱不堪,你不会是无能为力,我还是认为;一个曾经赚了那么多钱的人,本身就是能量。你怪我的地方,也正是我软弱地方,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爱,爱是我生命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源。我不可能是个强者,我道德沦丧,因为我找不到依附,而也没有像你所指责整日整夜地沉浸在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欢愉呢。

  你难过,老认为彼特把我当筹码,用来交换达成他所要的欲,其实没有那么回事,所的事情都是我的自由意志,没有半点勉强。你难道不晓得你之对于我的亲密已超越我所有与男人的关系。你比彼特更可以要求我,对于你,我甚至愿意付出较前更多,但愿你明白我的感受,与对你的感情。这里头不能说没有歉疚与补偿的成份。只要愿意你才可以把我当做筹码交换出去,像你所想像那样。

  只为不想你那么生气、难受,我已经迟钝,不知如何来排遣你的难过,上面的说法是表明,我愿意作任何事,如能有于平息你的不平与愤恨。认为我像你说的那么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311-/贱、无耻,认为什么人都可以x我(引用你的话。)。你的愤恨与痛楚无从发泄,也许可以同样地处置我─我是这样想,如能帮助解忿,像你误认为彼特的作为。如能让你感觉扯平,去除怨怼。

 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超过夫妻关系所能负荷,如果果然都只剩下需要和相互利用,那么永远不会有平衡点出现,只有更多的猜忌,不平出现。

  南茜─南茜的电邮使保罗非常激动,他没办法仔细看清,他太骚动了,接到电邮使他兴奋快乐。但情绪长久的磨难,快乐也成了痛苦,变成了煎熬。他试着弄清她的意思,反反覆覆地看不明白,因为耳鸣,脑中昏沉,像是内中血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fl-/不息地鼓动,情绪亢奋,他不明白为何还不释手,还要追寻下去,难道只是习惯的僵持。

  他看了半天,还是搞不清南茜到底是否喜欢他,是否只是愚弄他,一个人如果经历了那么多的男人和爱情,还会爱人吗?所有的过程一再重演,不都是惯例了吗?因爱而投入底感觉与情绪还能再升起吗?妓女的感觉,钟阿宝的感觉,不停地试上二百五十余个男人,真疯狂,能有何乐趣,除了蹂躏自己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2430-/体,再也不会有其他意义。

  不能明了她的提议;为了补偿他,为了平复他的难受,她愿意他把她交换出去,换取他喜欢的对象,同样的,又是换妻游戏提议,不明白这些人,永远就是这个念头。邮件内完全不提杰克,这是她心里头的玫瑰园,她不愿保罗触及。

  不能抑止澎湃的愤恚,保罗仓促回她电邮:─真谢谢你的好意与牺牲,完全没有必要,我奇怪你竟会作这种提议,哪像你,你给我的印象一向睿慧机智,怎么可能作出这么滑稽而不着边际的建议。我虽非三千弱水只取一瓢而饮之,但也没有为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欲困扰得像个交配期的公狗一见着母狗就要骑上去。同时我也没兴趣当你的皮条客,你的丈夫也许是,我可不是,要卖吧,找你丈夫去吧,我发癫,让你再增加个面首,我受的还不够!你连妓女还不如,你只知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311-/荡,污秽,永远只是荒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311-/,令人寒心。我怎么把感情投注在这样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311-/乱的母狗身上。

  当然,我也明白我上面陈述完全不对,乖离你的原意,我自然体会得出你的真实意愿;你急着想把我推于外面不相干的人,只是表示出你的不看重我,这样说还是太高估,你对我已没有兴趣,更惶论爱啊情底什么?不明白忽然间会这么厌烦我,甚至愿意赔上你自己,把我交换出去。难道重温杰克之后,让我重回你身边做个乖乖地哈巴狗都不可得。我就那么不足观?那么惹你嫌?你干脆逼我去死,还让我痛快些。

  ─电邮发送之后,一连两天得不到回信,保罗再发送一趟,也没反应,像是全不准备理他似的,不知发生什么事,会有别的事耽搁吗?。他忍住不当回事,他有些奇怪自己的冷淡、不在意。即使因之死了都无妨。然而三天之后,保罗无法再耍酷,无法再不理她,他真的可要死了,不能没有她。他把她的电子邮件拿出来一再咀啜,很慢地读者,每句话都有意思。认得自己真懵懂,前此他只是用他一贯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6312-/率,匆促阅过,现在发觉不是他以为的情况。突然开窍她原来确实是喜爱他的,到这时候才看懂整篇文字,英文阅读能力未免太差了吧!只怪看到电邮当时热血冲昏头,什么也看不清,胡乱地猜测,回了一封情绪激动,答非所问而且极尽侮蔑污辱的函件。他真的弄错了,后悔莫及,怎能这样辜负她。她会从此再也不回他的话?关系就此中断了吗?至少要得到她一句话。觉得自己太过份了,她会认为保罗是故意整个地扭曲她的意思,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是有意去侵凌她。那份电邮的用词太过份,没有任何理由用那么柤鲁恶尖的词句来谴责她。

  保罗决不顾一切,刀锯斧钺亘在前头,也得迎首相就。去敲她厨房侧门。南茜立即开门,但望着他,不开口。

  “南,你好吗?”他嗫嚅地问候。她的脸色不好,苦恼着,保罗看了心痛。

  她让他进去。

  “我不该那样诬蔑你。”他不知怎么安抚,道歉也太多次了。

  “你怎么叱骂指责我,我不会回嘴(我不以为我不对),但求你,不要攀诬旁人,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。与他人无关。”

  保罗松口气,她终于回应他。

  ※※※※※电话铃声在安静的屋内清脆地响起,南茜走过去。回应打进来的电话,保罗听到她对着话筒称呼对方杰克,感觉得到杰克在作邀求,要来她这儿或是邀她出去会面。

  南茜委婉的拒绝对方过来,也不答应在外面见面。她费了许多口舌解释。显然不成功,杰克一定不明白几天前,才两情相悦的相处寻欢大半天,怎么没隔多久,居然不肯会面。

  放回电话过后,南茜颦蹙踅过来,问她怎么回事?她说:“杰克很不高兴,不了解几年来的关系,为何突然竟不要再见面。声言不把理由讲清楚,再也不会来找我。”

  保罗伸手试着搂住她,她略微推拒,不让被搂着,对他说:“你是如此害怕受伤害,以致试图率先伤害对手。”

  “其实不是这个意思,说来难以置信,我是会错意,看到你的邮件,在情绪激动下,没看懂。完全没那个意思。”

  “绝不会再跟你打笔墨官司。再也不会回你的电子邮件了。”

  “南茜,我确实不是回信里面的意思。我只知我爱你,你说过的情形,我考虑后觉得不一定就是那么回事,时间不可能减损我对你的感觉。我知道你讲的部份也只指我对你的激情,诚然现在的激情会因容貌消逝而减去,但是别种感觉与感情,并不一定要随你我年纪的变化而改变。”

  “你还要证明什么?”她握住他的手:“反正你目的达到了,减去了一个面首。”

  “我从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傻瓜,我并没有后悔,虽然难过属实,跟一个人这样子相处下来,虽然很多愉快的过节,可也都是沉重的负担。”南茜佻达地为他释怀。

  他把她搂紧,她让他亲着。

  “彼特一直公平的对待我,他是好人,从没有你以为把我当筹码这回事。因为克莉丝的关系,想补偿我,才设法把你卷进来。”

  “他难道完全清楚别人与你的关系?”

  “我也清楚他与别人的关系。你又开始追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究底,等下又会不舒服。”

  保罗笑着,开始放肆的拥吻与上下其手,躬身脱掉她的裙子又脱内裤。问她:“床上,还是就在这里?”

  “要干什么?”

  “明知故问,”抱起她:“你告诉我,你要干什么?”

  她被横抱在他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6062-/前,双手环勾住他颈项,媚笑着回答:“我要啊!我要抱紧你,夹紧你,让你整个完完全全地放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5158-/在我子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v7-/最深邃内。我要用双腿紧紧夹住你,温暖你。”

  保罗急遽地把她丢在床上,随即各自迅急地解掉衣物,像两个断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1e8-/一时的婴儿,重新回到母亲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6322-/房,发疯般狂亲,无一处不触及,重重地吻、轻啮、咬捏。

  最后颠倒着……

  两人死命相互搂着吻住,高潮仿佛无有尽期……

  在浴室内冲浴,百般爱抚。保罗实在喜爱她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2430-/体,手掌到处抚洗,一面亲着咀,含着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1e8-/,揩着揉着,南茜星眸迷离,实实抵受不住。……发出无意识地哼唷。她被爱抚享玩到灵与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2430-/整遍地翻转过来,怀着残忍与决心,要把损失的这几天热灼与情焰,加倍弥补回来。也要把所有的不痛快与失意在这当刻全偿还回来。

  对着她软酥无力的躯体,再度挺刺行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311-/,一直至累得四仰八叉地躺卧着不省人事,还互相攫握住手,什么也动不了了。

  许久,意识逐渐恢复,心中的梗核仍未消去,保罗不死心地套问她:“杰克与你一阵子不见,你们怎么做爱,讲些什么话?玩些什么花招?”

  她尚沉浸在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爱的余烬里,让他重复问题。听清楚了,不着意地回答:“没什么?还不是那回事?”

  “不行。”他挤压在她身上,亲着:“你一定得告诉我。”

  “你啊,就爱死问,今后也没有杰克了,还是不放过。”故意逗弄地回答:“杰克说我愈造愈美丽,皮肤愈为男人爱抚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b16-/就愈显光泽丰腴,看来更青春有活力。”

  他让那话儿被轻抚慢捏,没有吭声。

  “怎么哪?”

  “无聊!哪有什么好讲的。他干你后面了吗?”

  “不说,要就自己来。”

  “好,你说的。”说着就鼓勇要把她翻过来。

  “好啦,”拖住保罗。“改天吧,随便说一句,就要并命。今天已被你弄瘪了,不能再弄了。”

  “又是你讲的,要弄也是你,不弄也是你,明天讲好了,乖乖让我弄后庭。”

  两人拥着,构着亲吻。又过许久。

  “不吭声了?”南茜问他:“在想什么?”

  “我在想,杰克那么雄壮,一付孔武有力的模样,他大概也特别伟钜有劲,加上又有黑人天生的做爱能力,那样戮过你后。我还能带给你什么快乐?”

  南茜笑成一团,捶打他:“不要老缠着这个问题好不好?答案那末明显,你看我有任何不享受的样子未有?你已经我戮得欲仙欲死,还有什么好问的。没有人会比得上你。你戳过我后,再也不会想让别人进去。”接着一本正经的跟他提:“等下在中午在孩子们回来前,我约好了要把我们那个塑像送到朋友的工作间翻模,愿意陪我去吗?”“可以啊。”又把她拥紧些。“你的朋友会奇怪吗?被塑的人拿着自己的裸像上门。”

  “很平常,而且他们这些艺术家恨不能事事出人意表,怎么样的奇事都见怪不怪。”

  把塑像装上小货车后,南茜驾车开往翻模浇铜的工房。保罗拥贴着她坐在旁边坐位上。跟她说:“我刚来美国时,有人跟我说:看清楚没!驾着车子路过的一对对男女,贴着坐在一起的是正在恋爱的情侣。分得开开,各自靠坐在车门边的,一定是共同渡过一段时日的夫妻。”

  “我们是恋爱中的情侣?”

  “不,我以为感觉上更像接婚已久的夫妻,只是感情更浓郁。”

  说着吻她一下,并乘机伸手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b16-/捏鼓涌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6322-/房。害她把握不稳驾驶盘。对面的刚好有做园艺工人的车子经过,大声按了喇叭抗议或是警告。

  “小心,”捏住他的手“别弄得我撞到别人。”

  又跟他央求:“暂别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b16-/我,别让我分心驾驶。”但空着的手却攫住那话儿不放。

  “我当然愿意这样私密地拥有你,也不再会有任何要求,你不可能为了我不接近别人。”保罗往下坐平,好让她手伸过来。

  “在这类追求过程,我避免显得太活跃主动,虽然不耐待在一旁看着进展,总还是忍着不去打破藩篱,那种过程有时颇能激起自己的残忍心态。”

  “求偶或追求这种游戏,我曾经以为像我这样老早结婚的人应该过去了,不再适合我,但内心也不曾真正熄灭,虽不会一直在寻觅,但也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没有终止过。男女间互相寻觅凑合很像玩并图游戏,应该说像我们小时玩过朴克牌配对游戏。最高分的配对拿出来,再其次高分,到最后残缺的也尽可能配对。”

  南茜未握驾驶盘的手一直握住那话儿,保罗一只手掌则放在她手上。

  “我以为单从穿着上看,你对自己并不是很有信心,对自己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感,能激起男人的能力,你无法评估。所以你随从时髦的风尚。以你的敏感,艺术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向,应该不太在乎打扮,对于外表的信任,不会跟从摩登上,或是说从众。”

  “不喜欢这样子的打扮?”

  “不是,当然喜欢。只是自己的观感,也不是说你不敢选有自己特色的穿着。”

  过了一会,南茜开口:“并不相信你写来的话,任何一句,觉得你是以你的无作为作进攻手段,比作为作借口闪开更糟,你不以为耻,反而沾沾自喜,你是拿来当工具,不可能做任何进一步的发展,我虽有太多的问题,但你却连最基本的共同相处都不敢试,只想闪开,却又恋栈难舍。”

  保罗思考她的话后,问道:“你以为我可以更积极的要求你,你认为我为难的问题不怎么算问题?我并不想闪开,能撑多久就撑多久。”

  “我没有表示那么多,其实我虽喜欢男人,可也没有一个男人是我敢信赖。包含彼特在内。”

  停顿一会,又说:“你那么看重我的容貌与身体?”

  “开始是应该是,现在倒不这么认为。只有爱着你这个人,什么样子变得无所谓,甚至是不相干。”

  “能相信这话么?其实我也逐渐感到我们不应弄错,美丽不是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的必要条件,更好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生活多半出在一般面貌身上,他们更懂得珍惜,更不自私,不会只看到自己,更能知道如何试探达到双方的满意。”

  “开扩的心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6062-/与互相体贴才是达到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协合之途。”

  “从跟我这儿的接触,真像你所说都得到满足?”南茜窝心地含笑问道:“男人的快感,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就来自让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对象满足,本身生理上得来的悦愉,决计不能跟女人相比。可是跟你做爱的爽快,在于你会用种种方式来满足我。经历了这样的人生,怎叫我不深惧惟恐会失去。”她没接腔,他又说:“你认为我太谦退。试想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幻想里美丽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感的女人,至多是想像而己,从来没想望非份的渴望成真,总得认清自己的面貌和各方面条件。”

  “反正我不喜欢你这样。”南茜捏紧一下那话儿。保罗叫痛。

  “克莉丝不能满足你?”

  “不是不满意克莉丝,多年的生活的磨砺、冲突以及压制,己将仅存的想像榨取干净,原先对她已不生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欲,不觉得是悲哀,事情必然的演变,当然我很知道她的好,要不然彼特这么迷她,但是这个阶段我已过来了。”

  嘘口气,感叹地自问:“这样的情形,还能撑到几时?”

  “替我担心?”

  “不会,我以为你应觉得幸福及满意。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的满足,智慧,经济无虞,做自己志趣的事情。照想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。”

  “欲求与幸福感,那能这样划等号。人活着就得受欲望煎熬,满足与否只不过是过程相对比较,其间经受的苦痛、哀伤都不会少,也不可能免除。”

  “意思是说幸福与满意都无从消除失意与伤感?”

  “得与失说来也都还只能算是比较上的区别,照你的标准,我算能得到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欲的满意,但和不能满足或者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没有的人,我同样有个自的忧伤,难处。与情人会经常互相处于极难过的相互冲突与压制状态。和因没有而生出渴求的焦渴而生底难受,还是哀怨,虽然是不同,但同样不会因如意而快活的,尤其情人间不论长久或短暂相处,只要热爱产生,痛与渴的磨难一定艰钜至无从身受。互相间感受的折磨,是绝无可避的难受。所有世间的事,都不可能完美如意。而得到逾多,到时失意与焦虑也逾深切。看看你自己;你不是因爱恋我而苦恼吗?太多的因素来让我们焦虑受苦痛。”“你是说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满足带来的悦逾,并不能抵消恋慕过程的痛楚与辛涩。但是年纪还是前景的瞻望才会带给你最直接的焦虑。”

  “并非如此,也不全是对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与爱的焦虑苦恼。”

  “顾不到那么多,对我而言是杞人忧天,关于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,总得按生理演化,而配合着接受。即使年纪大了也有年纪大的可找。”

  “不像你讲的,”她笑着回答。“没人会考虑那些问题。问题是永远只存于当刻。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欲像你认定,确也不是生存之必然。没有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也得活下去啊!况且你口口声声要为我粉身碎骨,到时候也许你还会回来呢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又说:“那时候我可能做和尚去了。”

  “怎么这么快就不认帐,”她粲然补充“相信你不至于因和我的过节而去的。”

  “难说,经历这趟,谁知道,可能不会留下任何情与欲的余沥。可能真正的清净了。”

  目的地到了,南茜进去找负责翻模的唐。保罗在在小货卡解开绳索及衬垫的垫被之类。解好之后,放上堆车。唐一个人出来了,是个像流痕汉样的中年瘦高个儿。穿得邋遢,胡渣满下巴。他要保罗直接将黏土塑像直接推进屋内。他问:“这是你么?”

  保罗答说是。塑像塑捏到最后已完全不形似保罗,手足躯体及五官到处扭曲,不知唐凭甚么认出是保罗。

  “光看形相是一点也不像,这回南茜不知又要表现什么了?”

  “原先是满写实的。”保罗解释:“南茜慢慢把意念逐步加上去,形似就逾来逾少。”

  “她的意念太强,她的经纪都影响不了她。要怎么塑造全是她自己的想法。”

  南茜正好出来,兴冲冲地像个女孩儿般问唐:“唐,这个的塑像,觉得如何?有何意见,看出来什么?”

  唐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b16-/肘着下巴,观望半天。最后若有所悟地陈述:“不晓得是否这么回事,好像是在扭曲着述说欲望底渴想。我是有这种印象,别人的感受,你还得去多问几个人。看来表现得很深潜。是这样吗?南茜。”

  南茜点头。

  “我塑作出来,观看的人作怎样的领会,并不会在意。如果能让看到的人有所想像或者甚至领悟,不说目的就达到,但己经相当满意。”

  回到家中,章晶圆竟然已经在家中,她在厨房里清洗忙碌,怀疑是准备亲手弄羹汤招待彼特。王正方想避开她,但她看着他,只有走过去,顺便拿杯子喝自来水。她说他:“你白日整天腻着隔壁太太,烦不烦啊!”

  “那你呢?晚上老往那边遛就没事。人家太太是什么感受。”

  “专讲这一类诽谤的话……”

  “什么诽谤,是事实就是事实。你现在好了,只会一心偏向他那偏,我讲什么都不接受。”

  “人家没有瞒骗,所有发生的事都对南茜一五一十的交待。那像你,每句话都有用心,一句最简单的事都要扭曲来讲。不知在盘算什么,虽然实际也无甚害处。”“随你怎么讲?拜托,不要一见着就这么吵。你要我怎么做,只管说,不用先怪责在前面。”

  “哼!我吵什么?能要求你什么?你会听吗?”

  他没回话。喝完水,把杯子冲洗后,放回橱柜。

  “晚上在家吃饭吧?”

  “我还是出去吃的好。”

  “其实无所谓。”

  他忍俊不住,笑着回答:“不要。当作我不曾进来。”

  说完话,随即回到自己房里,打开电脑。仍然念念不忘这一天内发生过的事,一再回想,思绪丢不掉,还是决定再写封电邮给南茜:─我爱,你问我:如果你是个中国人,我会有不同的态度吗?我看不出能有任何差异,既然有这样的认识,肤色甚至年龄都在其次,不是那么要紧。我觉得自己没办法掌握,想着万一能跟你结婚或生活在一起,那种苦难我没可能忍受下去,现在的状况已是最好,可是已没办法忍耐下去。你有的痛苦跟我是完全不一样。

  你是我的苦刑,我想接近你,又想逃开去。你难以厌足的欲望,我的想望,对你身体与洞窟无时无刻的想念与沉沦已无以自拔。你的批评与分析都是对的,不该反对你,这么多的阻碍在我们前面,更糟的是毫无克服并斗之心,而你貌似自信其实较我尢为犹豫与恐慌。我可能完全不值得你费心,可是我没法只做爱再不顾及其他,办不到,过往的生命,今后也一样,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从不曾那么要紧过,我愿为你做一切事,甚至更进一步的情况。

  我考虑过离开你的时机,我没法在这种情形待下来,你跟我说:“男人在较困难的爱情前容易退缩。”但我现在却体会不出这句话的表面意思,对我而言;现已不再是畏惧和退缩的间题。你也许觉得很自然,也许认为只是一段情,一个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247-/曲,我办不到。我们不可能接合,当然你可能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不曾有过这样的念头,为什么要跟这样没有什么大用的东方人结婚。而且孩子们不可能接受我,你与彼特纠缠不清彼此间爱恨交织的关系,你说过你不能没有他,他也一样,也许他与克莉丝的纠葛终会了结。(为克莉丝着想,我多么不希望他们玩完,克莉丝不宜再承受一段失意。)走开是我唯一的选择。感伤是必然,我无法不想念你,会永远爱着你。

  写出这些不是抱怨,只是平心静气的指陈事实。我觉得所有的人都会原谅你,无论你是怎么样都不会错,因为你是洞悉,理解与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爱的天才,当然更由于美丽、可爱与天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。你可能很爱杰克,杰克带给你很多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的快慰(你曾经不经意地透露过。)还有什么遗漏呢?对,在杰克打来那个电话之前,我己调整好心态,准备接受你不时与旧情人幽会底事实,宁愿涯受一切苦,而独不能忍受失去你。同时也自觉低级无耻到如许地步,竟然乘情人丈夫因工作不在家的时候,整天跟你赖在他的床上瞎搞胡扯。完全不想你丈夫晚上睡上床会有怎样的疑心,不过这都是很无聊的自己琐琐碎碎底想头,不值得拿出来跟你提,但是既然写下来,就让你看吧!我是恨不得把整个心都扒开让你看看。

  工作停顿不觉得是浪费,股票做到这个程度,真该惭愧,像你说的这只是黑跟白的问题,不是看好就是看坏,不做多就做空,但老是看不准。多空之际老是站错边,只有尽量减少持股到没有持股,也许是这段时间的唯有办法。这许多天我确是很难捱过,但比什么时候都感触都多,必需承认你给我的滋养是无与伦比。

  我爱你,是因为你具有如此大的能量,你是我更加私密的格鲁申卡,更加个人化。你对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以及人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的理解是无与伦比的。而你内在底纤弱,渴爱不已使你成为无可御抵的可人儿。

  审视我对你之所以维持高度热情;很可能你说得对,因为时间尚短暂,加之是在类似偷情阶段,如真如我要求的姻缘生活且时间长逾一、两年余之后。就不可能有一天干到晚,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b16-/玩不停的兴致。不过也难讲,如你一直燃起我的欲望,(我觉得不论你怎么否弃,必然存在。)让我怀着想发泄的冲动,因着睾丸内的新陈代谢作用,会有日复一日的产生做爱的冲动,每天总有这种需要把棈子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5158-/进你屄里。当然不会如目前这样,一见着就冲动,甚至没见着也想着你。

  热爱中的保罗p。s如你所言;不寄望回信。晚上彼特大概会在这儿,孩子们睡后,会看情况过去过夜。

  ─保罗还是送了一笺电子邮件到南茜的邮箱,─我还是嫉妒,无法想像及忍受别人在你身上更充实底占有,身惭形秽。你只是跨下夹着两瓣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1910-/唇的雌货。─南茜很快地回了他的电邮。

  ─保罗你想避开我,又急着要我回到你身边。我察觉出你的厌烦,我还是那么喜欢与人相处,那么喜欢你,你显然不认为。你有极强烈底热情,感触锐利,全然晓得事情是怎么回事,可是中心充满挣扎与苦痛,我们相处造成你那么多烦恼,你一再在来函表明,想跟我相处在一起,可又不愿如此。人真是只适合独处。

  在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欲的追求上,女人向来无论天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或作用上都是处于承受的角色,男人天生就是拿取的一方。主动被动之分自然地延用下来,女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对感情情绪之压抑还是永远处于等待的状态,而且被认为是当然,如若不然,就不容于常规习见。你虽自认开通,可是还是脱不了巢厩。

  看来你终究会对我失去与趣,激越的爱情能维持多久,激情是由于有刺激热情的因素,正在作为时的反映,是使之发酵的原委在心身中使情绪滋长蔓生。失去了甚么都不会剩下。你如果要坚持信守对我好,但己不会是现在这么回事,最多只是你人好吧了。唯有青春是滋养热情的养料,失去了青春自然也失去爱情。

  你的好意是不错的,我已到了要更加倚靠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了,我对孩子并没达到表面那么关注与尽心,这种表象大概是待在家中的主妇必得做出来的意像吧!我会试着做好一个指引者,万一离开彼特,该是我更独立的时候,你的困难那么多,本身在美国有诸多限制,实际点,我们两人都得挣着向前为生活,也为着还要要成长的路。我心内的痛楚不会少于你。

  你本该不能确定是否爱我,你只是为自己的激情冲撞苦恼,可是却口口声声说爱我,说得那么确切,连自己都要自问为何这么确定,也许冷却后,扪心自问一点感觉都没有,因为你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认为像我这样的情况与念头不配来爱,来接受你的爱。

  你说忠实,我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本不可能对你存有丝毫忠实的念头,你错了,此刻甚至想到彼特来碰我都不自在,太小估你对我的影响。痛苦的是:我还是拥有这么多的欲望,欲望不停地左右我,不会消逝,直到老死。只有欲没有爱,真的一个人怎会去爱另一个人呢?他只是为自己的欲所苦罢了。

  不要斥责我,如果有错,也不会像表面指责那样。你老是把自己说得如此薄弱不堪,你不会是无能为力,我还是认为;一个曾经赚了那么多钱的人,本身就是能量。你怪我的地方,也正是我软弱地方,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爱,爱是我生命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4t-/源。我不可能是个强者,我道德沦丧,因为我找不到依附,而也没有像你所指责整日整夜地沉浸在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欢愉呢。

  你难过,老认为彼特把我当筹码,用来交换达成他所要的欲,其实没有那么回事,所的事情都是我的自由意志,没有半点勉强。你难道不晓得你之对于我的亲密已超越我所有与男人的关系。你比彼特更可以要求我,对于你,我甚至愿意付出较前更多,但愿你明白我的感受,与对你的感情。这里头不能说没有歉疚与补偿的成份。只要愿意你才可以把我当做筹码交换出去,像你所想像那样。

  只为不想你那么生气、难受,我已经迟钝,不知如何来排遣你的难过,上面的说法是表明,我愿意作任何事,如能有于平息你的不平与愤恨。认为我像你说的那么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3311-/贱、无耻,认为什么人都可以x我(引用你的话。)。你的愤恨与痛楚无从发泄,也许可以同样地处置我─我是这样想,如能帮助解忿,像你误认为彼特的作为。如能让你感觉扯平,去除怨怼。

 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超过夫妻关系所能负荷,如果果然都只剩下需要和相互利用,那么永远不会有平衡点出现,只有更多的猜忌,不平出现。

  南茜─南茜的电邮使保罗非常激动,他没办法仔细看清,他太骚动了,接到电邮使他兴奋快乐。但情绪长久的磨难,快乐也成了痛苦,变成了煎熬。他试着弄清她的意思,反反覆覆地看不明白,因为耳鸣,脑中昏沉,像是内中血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fl-/不息地鼓动,情绪亢奋,他不明白为何还不释手,还要追寻下去,难道只是习惯的僵持。

  他看了半天,还是搞不清南茜到底是否喜欢他,是否只是愚弄他,一个人如果经历了那么多的男人和爱情,还会爱人吗?所有的过程一再重演,不都是惯例了吗?因爱而投入底感觉与情绪还能再升起吗?妓女的感觉,钟阿宝的感觉,不停地试上二百五十余个男人,真疯狂,能有何乐趣,除了蹂躏自己的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2430-/体,再也不会有其他意义。

  不能明了她的提议;为了补偿他,为了平复他的难受,她愿意他把她交换出去,换取他喜欢的对象,同样的,又是换妻游戏提议,不明白这些人,永远就是这个念头。邮件内完全不提杰克,这是她心里头的玫瑰园,她不愿保罗触及。

  不能抑止澎湃的愤恚,保罗仓促回她电邮:─真谢谢你的好意与牺牲,完全没有必要,我奇怪你竟会作这种提议,哪像你,你给我的印象一向睿慧机智,怎么可能作出这么滑稽而不着边际的建议。我虽非三千弱水只取一瓢而饮之,但也没有为imgsrc=/uploads/allimg/150708/145440e12-/欲困扰得像个交配期的公狗一见着母狗就要骑上去。同时我也没兴趣当你的皮条客,你的丈夫也许是,我可不是,要卖屄,找你丈夫去快手极速版邀请码【915072445】抖音极速版邀请码【890832239】今日头条极速版邀请码【1439505938】火山极速版邀请码填邀请码【278356902】趣头条邀请码【A1115076095】番茄小说邀请码【7500487581】刷宝邀请码【RT3UK6】微鲤看看邀请码【76116558】快看点邀请码【B4Ck7S】中青看点邀请码【49024486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vv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vv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