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3章 多一句废话,掰了你满口的牙!_替嫁流放,世子妃种出北大仓
笔趣阁 > 替嫁流放,世子妃种出北大仓 > 第713章 多一句废话,掰了你满口的牙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13章 多一句废话,掰了你满口的牙!

  桂盛按照徐璈的吩咐去了严家,现在还没回来。

  不过就这么点儿小事儿,找桂盛或是桂联志都是一样的。

  桂联志老早之前并不把眼前的人当回事儿。

  可在见识到徐璈谈笑间取人性命的狠辣,以及意识到桑枝夏的倚仗有多深不可测之后,都不消桂盛多提点,他就无师自通学会了什么叫做谨小慎微。

  徐璈刚把传话的人打发出去,不到半个时辰,桂联志就紧忙赶了过来。

  路上一点儿都没敢耽搁,走进小院的时候都还在呼哧喘气。

  小院里摆了满地的天竺兰,全是桂联志之前寻了特意给桑枝夏送来的。

  桂联志到的时候,桑枝夏正拿了个小石臼,把摘下来的天竺兰花朵碾碎,用帕子蘸取了汁液往徐璈的手腕上擦。

  徐璈配合地伸手,口吻懒洋洋的:“枝枝,不疼。”

  徐璈自己都没发现是在哪儿磕碰到的,还没有核桃那么大点儿淤青。

  桑枝夏没好气地说:“等你觉出疼来了,且不知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  “我之前就听嫣然念叨过,这花的汁液活血化瘀的效果极好,只是不易得,正好是现成的,都不用你动手,这都嫌麻烦?”

  徐璈睨了桂联志一眼没提醒桑枝夏来人了,不以为意地说:“这不是有你帮我看着的么?”

  “自己懒那就别乱动。”

  桑枝夏捏了徐璈的手背一下。

  徐璈老老实实地坐好了不动,田颖儿还蹲在花盆边拿着个小碗,下手相当残忍地摘花。

  之前陈菁安跟徐璈他们说的话,借口去休息实际上没走远的田颖儿全都听到了。

  一想到自己自以为周全的计划其实压根摆不上台面,以及自己是真的误会了陈菁安的好意,田颖儿的面上和心底都火辣辣的,很是挂不住。

  田颖儿把堆了满满一碗的花摆在桑枝夏的手边,也跟看不见桂联志似的,无精打采地说:“姐姐,我是不是应该找机会跟他道歉啊?”

  毕竟换位琢磨一下,任谁一片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都不好受。

  田颖儿只是犟,也不是不知好歹。

  陈菁安现在还去给自己收拾烂摊子了,管自己之前从未打算插手的事儿。

  田颖儿稍微一想,表情就开始挣扎。

  桑枝夏拿了块干净的帕子把徐璈涂抹了花汁的手腕缠住,好笑道:“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,也可以。”

  田颖儿神色恹恹:“我觉得,我还是应该先跟你们道歉。”

  “我乱管闲事,给你们添麻烦还让你们为难了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
  “不算麻烦。”

  桑枝夏终于注意到了站着的桂联志,顿了顿淡声道:“本来也就是顺手的事儿。”

  “有桂公子在此,想来就更不为难了。”

  “桂公子,你说呢?”

  桂联志冷不丁地就打了个寒战。

  桂联志完全不知道自己突然被找来是为了什么,也不知道在自己来之前,坐在这里的人都在说什么。

  可桑枝夏这话的语气……

  怎么听都让桂联志觉得很不对劲儿。

  桂联志小声抽气,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说:“您这话,恕我愚钝一时没听明白。”

  “不知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人都到跟前了,想问什么就问呗。”

  桑枝夏对着田颖儿使了个眼色,说:“你之前不是还想入局查线索抓人么?”

  “直接问,不比去慢慢顺藤摸瓜来得轻松?”

  清云那边具体是怎么回事儿,以及南商豢养贩卖的门道桑枝夏都不清楚。

  相比之下,已经抓到了一点尾巴的田颖儿开口询问,必然更加一针见血。

  桂联志无措地看着素不相识的田颖儿,额角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。

  田颖儿趴在被自己拍断了一角的石桌上,掀起眼皮看着桂联志:“你认识一个叫清云的人么?”

  田颖儿本来是随口一问,也不指望忙于贪图享乐的桂联志能知道一个路边摆摊的骗子。

  谁知桂联志猛地一怔,脸上多了一瞬空白。

  田颖儿敏锐地眯起眼:“认识?”

  “你们一伙儿的?”

  “不不不,我……我不是!”

  桂联志后背的冷汗唰一下浸透了衣裳,慌忙道:“我知道这个人,但我跟他不熟,他……他就是个街边不入流的渣滓,虽说有心讨好我,但是我真的不是……”

  “废话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田颖儿不耐道:“你跟他怎么认识的,他为了讨好你都做过什么。”

  “还有,他日常都在做些什么,把你知道的都说了。”

  “再多说一句废话,姑奶奶现在就掰了你满口的牙!”

  田颖儿积怒多日,终于找到个发泄的出口,扑面而出的杀气腾腾简直要命。

  偏偏徐璈和桑枝夏都坐着一言不发。

  桂联志心惊胆战之下不敢隐瞒,小心翼翼把自己知道的挑拣着说了个大概。

  用南允的土话说,清云是个渠子。

  他做的就是在拐卖这条线上的渠道。

  借助自己无害的长相和气质,清云在路边摆摊的时候,就是在寻求可下手的对象。

  被清云盯上的,往往是年纪小单独出行的少女,长相佳的为上。

  先借助自己编造的身份把猎物迷惑住,而后寻机动手。

  一旦得手,立马就会把到手的人转移到别的地方去。

  大多都是卖得远远的,被卖出去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回来,清云的伪装自然就不会被揭穿。

  桂联志心头乱跳飞快看了一眼田颖儿的脸,汗如雨下,咽了咽唾沫小声说:“我知道这人,是因为他去年从别处得了个好货,特意寻了我在的时候送上来,想讨好我帮他平结仇的人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你收下了?”

  田颖儿面色不善:“人呢?”

  桂联志苦不堪言地说:“姑奶奶我没收。”

  “我爹不许我在外惹事,对这种来路不明的人更是一概不许碰。”

  “我当时就是让人把他撵出去了,所以……”

  “那他之前要送给你的人,你不知道下落?”

  桂联志苦哈哈的:“是真的不知。”

  “不过我知道他们这些人的路数,我还知道一些他们的窝点!”

  “我可以全部都说!”

  桑枝夏和徐璈对视一眼,徐璈指尖点了点桌上的纸笔,口吻淡淡:“把你知道的都写出来,事无巨细。”

  “若被我查出漏了一个字儿……”

  徐璈欲言又止地顿住。

  田颖儿掰响自己的手指,桀桀冷笑:“掰断你浑身的骨头哦。”

  “掰!全!部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vv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vv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