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|075_小蛮腰
笔趣阁 > 小蛮腰 > 75|075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75|075

  陆迟家换了新房子。

  王子艳将那栋别墅给卖了,拿着重新买了一套小点的,家里又没有老人,两个人住绰绰有余,更何况陆迟基本不在家里。

  她知道唐茵和陆迟的事情,也记得当初那一次见面,还有民政局的那一次。

  这次也是知道他们一起回来,特地请了假在家里。

  儿子大了总会结婚,她想过无数次,从以前到现在,最后停留在那张传回来的照片上。

  平心而论,她感激唐茵。

  家里的装修从冷色调变成了暖色调,让人看着舒服许多,她端正地坐在沙发上,等着人回来。

  唐茵和陆迟停在门口。

  她有点紧张,小声地问:“你妈妈会不会不喜欢我?”

  陆迟说:“不会的。”

  唐茵松了口气,但还是紧张,毕竟是把她儿子拐走,两个人又相依为命这么久,说不定心里不开心。

  两个人一起进了里面。

  陆迟将她拉着,“妈。”

  唐茵装乖巧:“阿姨好,我是唐茵。”

  王子艳放下杯子,温柔地说:“坐,站着干什么,陆迟你去泡杯茶。”

  她原本长相就很漂亮,自从离婚后生活便无忧了起来,眉目里的苛刻也少了,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。

  唐茵轻轻一扫就觉得她比之前好了很多。

  王子艳主动开口:“唐茵是吧,高中我见过你,以前问陆迟,他只说是同学,没想到他还瞒着我。”

  这个女孩子她觉得挺好的,家里也不麻烦。

  唐茵有点愣,回神想了想说:“那时候真是同学,还没追到手……”

  他们高中毕业才确定的关系,依陆迟当时的性子,说是同学一点都不为过。

  王子艳喝口茶,慢悠悠地说:“他从小我看着长大的,情绪我一看就知道,哪有整天把眼睛放在一个普通同学身上的。”

  恰好陆迟端着杯子过来,听见这句话,耳朵蹭地就红了。

  唐茵看着在心里偷笑,以前还装淡定,现在被自己妈妈揭破,搞半天早就盯着她了。

  陆迟轻轻叫道:“妈。”

  停顿了下,王子艳笑着说:“叫我做什么,我说的是实话。唐茵,我知道,高三那次,肯定让你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当时不太清醒,如果有不好的地方,我道歉。”

  唐茵摇头:“阿姨您严重了。”

  当初那件事她只是觉得心疼陆迟,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影响,了解事实真相后,反而觉得没什么。

  说到底,她有错,也是受害者。

  闻言,王子艳点点头:“你们两个谈了很久了吧,有决定什么时候定下来吗?”

  她现在已经想开了,儿子大了,娶媳妇,以后还会生孩子,她就每天在家带带孩子,或者是自己出去跳跳舞都挺好的。

  比以前每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,轻松多了。

  唐茵看了眼陆迟,陆迟将她手按住,认真道:“想先领证。”

  王子艳没说话,起身上了楼。

  “你妈妈去干什么了?”唐茵问:“是不是拿东西把我俩赶出去?”

  陆迟:“……”脑子里在想什么。

  没过多久,她便拿着一个褐色的本子走了下来,说:“这是户口本,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同意就好,我不会反对的。”

  唐茵睁着眼睛,有点惊讶。

  她还想着偷户口本呢……没想到陆迟妈妈直接就递过来了,看来是还挺满意她的。

  唐茵眯着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  晚饭是陆迟做的,他在厨房里忙活,王子艳则是拉着唐茵在客厅,心情平静地讲了一个故事。

  是曾经的她。

  两家对于这件事都不反对,就一起坐到了一张桌子上。

  唐家对于陆迟这么优秀的人非常满意,除了唐昀心里嘀咕以外,蒋秋欢和唐尤为并不反对。

  陆迟家里现在就剩王子艳一个人,蒋秋欢和唐尤为直接去了他家,省得她跑。

  大人坐到一块,两个小辈就说不上话了。

  全程唐茵和陆迟就听着他们讨论来讨论去,将婚礼的什么细节都定好了,才想到他们两个主人公。

  陆迟还没毕业,所以婚礼就放在明年。

  那时候正好唐茵毕业一年,也有了自己的工作,毕竟才毕业就结婚,大人们考虑了现在小年轻的想法,决定让他们多玩一年。

  唐茵和陆迟全程面无表情地听着。

  吃完饭后,三个大人又聚到了一起。后来实在忍不住了,他们提前离开,随大人们讨论去。

  从陆迟家里出来后已经是下午了。

  外面出了太阳,开始变热,比起昨天的闷要厉害许多。

  唐茵忽然说:“陆迟,去民政局。”

  陆迟扭过头看她,话在嘴里没说出来,又被她抢过:“我带了户口本。”

  唐茵笑得贼,从包里拿出来,朝他扬了扬,阳光下的她光彩照人,细腻莹润。

  陆迟喉结微动,应道:“好。”

  今天正好民政局在上班,他们去的时候不算迟,而且基本没人,就工作人员在那坐着。

  等热乎乎的结婚证拿在手里,两个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  唐茵率先回神,一把拽住陆迟的衣领,猛地亲上去,然后说:“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  陆迟没推开,只是后来说:“你很早以前就这么说。”

  唐茵说:“但是今天名正言顺了。”

  想起那时候第一眼见到陆迟的样子,她只觉得时间飞快,当初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撩拨,如今人已到手。

  她转头,看到陆迟皱着眉,心里一咯噔。

  陆迟似有感应,轻轻握住她的手,深吸口气,皱着眉说:“我好像……没求婚。”

  唐茵说:“……那你现在求也不迟。”

  陆迟想了想,说:“你去里面……等会。”

  唐茵不知道他要干嘛,乖乖点头,进了旁边的奶茶店,将结婚证拍了照片发上朋友圈,一边刷回复,一边等陆迟回来。

  她很少更新朋友圈,不过加的朋友却不少,还有以前高中的,大学室友的,还有现在实习认识的几个。

  于春:哇,茵姐真漂亮!

  唐铭:哇,这么快结婚了,我要吃糖,糖呢?

  鹿野:冒着被拉黑的危险前来祝福,陆迟居然一直等到现在,不容易不容易。

  最后一个是近期正在实习的苏可西,她直接微信发消息的:“茵茵仙女下凡,求发红包。”

  唐茵塞了个一毛钱的红包给她,关了聊天框。

  很快,手机又震动起来,她点开一看,是母上的消息:“死丫头,什么时候把户口本偷走的?”

  唐茵回复:“今天早上你还在睡觉。”

  那边再也没了回复,恐怕是去教训她老爸了。

  唐茵刷朋友圈和群刷得开心,一时间都快忘了陆迟跑哪去了,等她想起来的时候,奶茶店就剩她一个人还有老板了。

  陆迟从外面跑进来,凌乱的头发昭示着他刚才的行动。

  唐茵收了起来,不怎么开心地问:“你去哪儿了?怎么才回来?”

  陆迟没说话,嘴唇抿成了一条线,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轻轻地打开,转过去对着她。

  唐茵一眼就知道是什么,没等她说话,陆迟已经开了口:“嫁给我。”

  没有多余的话。

  对上他亮晶晶的眼神,好像在那一刻,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无关紧要的背景。

  唐茵脸上露出笑容,明媚张扬,如同当年自信的她对上内敛害羞的他,“好。”

  自己取出戒指,套在手上,然后张开手指。

  尺寸恰好,纵使急,但也是静心选的。

  唐茵说:“我从来就没有不愿意过。”

  奶茶店的老板是个年轻小姑娘,送了他们两杯粉红色的奶茶,说了恭喜。

  在她店里求婚成功,她看着也高兴。

  从奶茶店出来,唐茵和陆迟遇上了一个熟人。

  她三两下喝光了奶茶,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,顺口将陆迟的也喝完了。

  走过来的是刚刚打完篮球的苏洵,和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地从对面走过来,一眼就看到了他们。

  一伙男生大部分以前嘉水私立的,有几个她不认识,看到唐茵还记得以前的日子,乖乖打招呼:“茵姐。”

  苏洵随后开口:“茵姐,陆迟,你们怎么在这?我听说你们不是在首都吗?已经放假了?”

  嘉水私立自得到成绩的那天就公开表扬,录取之后更是宣扬了一遍,基本上这边的人都知道他们去了S大,国内最好的大学,世界也排的上名次。

  唐茵看了眼陆迟,笑着说:“我和他刚从首都回来,在家过两天再回去。你现在怎么样?”

  听见这话,苏洵笑了笑,脸上还有汗水,显得阳光硬朗:“我现在……生活惬意啊,放假半个月了,和他们打打球。”

  他成绩还算不错,高考发挥良好,上了一个好学校,也在北方,天气原因,哪有南方来的习惯。

  陆迟嘴唇抿着,一直没说话。

  苏洵说了会,要请他们喝东西,“这么久没见,正好后面奶茶店,咱们去喝点吧?”

  陆迟轻轻咳了一声。

  一瞬间,人齐齐将目光放在他身上。

  唐茵轻笑了一下,与他牵住的手划了划手心,对苏洵说:“你一身汗,还是回家洗澡吧,下次有时间整个班一起聚会。”

  他们刚刚才从这家奶茶店出来,她还喝了好几杯,再喝就要常驻洗手间了。

  苏洵有感应,目光突然落在她的手上,转了方向应道:“好,下次有机会。”

  一伙人越过他们去了马路对面。

  有一个男生问:“她就是你们口里的茵姐,长的怪好看的。不过刚才怎么突然改了想法?”

  苏洵笑了下,说:“人家老公不乐意啊。”

  几个男生都愣住了:“老公?”

  苏洵说:“我刚刚看到唐茵手上的戒指,应该是陆迟已经求婚过了,要么就是已经结婚了,不太清楚那个手指的意思,反正是定下来了。我可不敢打扰,我还记得以前的事呢。”

  见他好奇,旁边的人立刻勾住他,将以前轰动嘉水私立的事情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出来。

  那可是他们那三年来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,惊艳了整个高中时光,毕生难忘。

  男生半晌张着嘴,对他们的话不敢置信:“那……小白脸一样的,那么大胆?”

  苏洵扭过头,哼道:“想不到吧,还有你更想不到的呢。”

  这样占有欲强的他也是第一次见,偏偏唐茵次次都依他,两个人也真是天生一对,刚好。

  夕阳下,拎着篮球的青年们逐渐走远。

  唐茵戳了戳陆迟:“人都走了。”

  陆迟动了动嘴唇,没说话。

  良久,他微微低头,精致的五官沐浴着金色的光芒,像闪着光,耀眼得无与伦比。

  他圈住她的手腕,带了点力道,却又不怎么重,声音低低的:“不喜欢。”

  唐茵伸手捏住他的鼻子,仰头凑上去轻轻一碰,随后与他对视,低声说:“我心里可是只有你,你还不清楚吗?”

  突然刮过一阵风,把她的头发吹起来,横在两人中间,模糊了眼前的视线。

  唐茵眨眨眼,重重的吻落在唇上。

  陆迟右手拖在她的后脑上,修长的手被她浓密的黑发遮挡住,从指间漏出来。

  唇齿间是浓郁的奶茶香,又腻又甜。

  唐茵揪住他的衣服,微仰着头,难以抑制地张开嘴,陆迟的动作强势激烈,像是要打上他的记号。

  良久,他离开,手扣在细细的腰上,头搁在她的脖颈处,鼻尖萦绕着一股清香,轻声说:“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所以,只能看他。

  唐茵被他的声音蛊惑,依偎在他的怀里,直到很久以后心跳才恢复正常,突然说:“如你所愿。”

  一如当年令她难眠的夜晚。

  黄昏时的柏油马路上依旧有不少车,来来往往。

  路旁是一棵棵法国梧桐,随着风,哗啦啦的树叶打在一起,被夕阳照上,别样的光彩。

  垂下来的戒指反着光,亮眼夺目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vv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vv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